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手里卡一堆 有多少是你没注意过的

手里卡一堆 有多少是你没注意过的

投资理财

  问理财2月10日讯 加油卡、健身卡、交通卡……你可能甚至说不清你的手头到底有多少面孔不同、功能各异的卡。

  但是,当你充分享受“卡一族”的便捷时,却不会知道这些卡中藏着的那些秘密乃至猫腻。霸王条款横行,交钱容易退卡难,许多绕不过去的隐形卡……这些时不时暴露出来的与卡有关的烦心事,凸显的是用卡一族知情权和选择权的无奈。

  看得见的小卡,看不见的秘密

  参加消保委约谈迟到一小时,一听说现场有媒体掉头就走、玩起了“失踪”。这是近日上海市消保委就预付卡问题约谈拥有200家门店的金仕堡健身会所时的戏剧一幕。

  金仕堡健身会所在预付卡问题上的“心虚”,其实只是诸多类似企业的一种典型反应。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银行理财信息,建议下载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问理财)手机APP,随时随地查看。

  一张看得见的小卡片,背后却往往藏着诸多消费者看不见的小秘密。细细梳理可以发现,条款含糊、退款难、玩隐身是常见的类型。

  —收钱很明白,服务很含糊

  上海消保委副秘书长唐健盛说,仅2014年,上海市消保委接到对金仕堡的投诉高达885件,投诉材料打印出来足足有十几厘米厚,主要涉及霸王条款和不规范操作。金仕堡不仅不向消费者明示门店属于加盟店还是直营店,部分门店与消费者订立合同时,加盖的公章不但与企业注册名称不一致,连字样都“五花八门”。

  —预付款动辄打了“水漂”

  来自上海市消保委的数据显示,2014年涉及预付费的投诉高达7000多件。其中,资金链断裂是伴随预付卡的高频词,仅从2014年下半年以来就有多家知名机构的预付卡不能正常用卡,涉及数十万消费者。2014年10月,由于资金链断裂,康骏养生会所的上万名会员预付卡被“套”,至今未能找到下家“接盘”。上海另一家丽池会所也在长假期间被指突然关店、消费者预付卡“打水漂”。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银行理财信息,建议下载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问理财)手机APP,随时随地查看。

  —想退钱?难!

  交通卡、加油卡等便民卡,交钱时笑脸迎客,退钱时却“难于上青天”。记者在北京市政一卡通官网上看到,北京共有2000多个一卡通业务办理点,但即使在2015年1月退卡网点增加到119个、不可读卡退卡网点增至44个的情况下,也只是办卡点数量的几十分之一,余额超过100元的一卡通更是只能在两个网点才能办理退资。其中,一卡通坏卡办理退卡、退资业务需要在7个工作日后到同一地点才能取,许多消费者往往因为怕麻烦而放弃了退卡。

  —“隐形侠”出没

  利用消费者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悄悄地牟利。比如,湖南省张家界市人民政府发布的武陵源核心景区价格构成表中显示,每张245元的门票中包含5元的IC卡费用。然而,有几个消费者会关注到这一项目呢?

  背后的巨大利润:你知不知道?

  “办卡时的死缠烂打、隐含的霸王条款乃至卷款而逃,种种不规范都让商家有机会获取超额利润。”上海市消保委志愿者律师庄毅雄说,在发卡和用卡环节之外,商家还通过人为提高退卡的门槛和将发卡费用打包在成本中等方式获取超额利润。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银行理财信息,建议下载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问理财)手机APP,随时随地查看。

  上海政法学院教授汤啸天说,发卡企业通过对预付资金的控制,获得大量属于消费者的沉淀资金,起到了现金流的作用并获得了超额利润。

  庄毅雄总结了上海市消保委近年来针对金仕堡的近千件投诉指出,金仕堡多家门店在营业执照不齐全的情况下就无资质预售会员卡,事后却迟迟不开业。而在消费者提出要求退卡时,金仕堡还要求收取“30%的违约金”,堪称“无本生利”。

  退卡的“艰难”,其实同样关及巨大的利益。以上海地区的中石化加油卡为例,记者调查发现,其发行的所有卡均不退10元工本费。而中石化“标榜”的10元以下快速退款,其实需要将携带身份证等证件先将无记名卡转为实名制卡之后才能办理,而如果想要退10元以上的金额还需原充值时的发票凭证,手续繁杂,很多人会选择自动放弃。虽然中石化未公开卡片销量信息,但以一个大城市300-400个加油站、平均一个点一天有5张退卡需求计算,其超额占有的工本费一年就有600万元左右。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银行理财信息,建议下载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问理财)手机APP,随时随地查看。

  即使是可以退还的押金,由于沉淀资金的数量巨大,也同样产生了惊人的利息。数据显示,仅北京、上海、广州在用的有押金公交卡约分别为4100万张、2900万张和1300万张,按每张卡20元押金计算,保守估计,仅北上广公交卡押金总额就超过10亿元。即使按照央行公布的金融机构活期存款利率0.35%计算,一年沉淀资金带来的利润超过350万元。

  上海市集成电路行业协会副秘书长薛自说,根据《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规定,实行政府审批的IC卡收费,其收费标准要严格按照IC卡的工本费核定。收取工本费和设置退额门槛都阻碍了卡片的回收,因此发卡单位还会不断地制作发放IC卡,考虑到一张IC卡制作、发放成本只有几毛钱到1元多,利用差价盈利的行为得以持续。

  卡中乱象多,监管怎“无门”?

  卡乱象重重并非一日之寒,但为何始终无法有效医治?记者调查发现,这和实际监管难有关。

  以单用途预付卡为例,2012年11月施行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中明确,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商务主管部门为单用途预付卡的监管部门,企业发卡需要向当地商委备案,商务部门应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现场及非现场检查。在上海地区就有超过60家门店的康骏养生会馆就在上海商务委进行过备案,然而,多位知情人士透露,康骏会馆存在多项不诚实行为,门店和公司申报给相关部门的多项材料可信度存疑,导致监管部门“难以下手”,处理进展颇为缓慢。如果你想了解更多银行理财信息,建议下载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问理财)手机APP,随时随地查看。

  关于公交IC卡,则存在归属模糊的问题,2001年颁布《集成电路卡应用和收费管理办法》的国家计委已经在机构改革中取消,交通运输部则表示对此尚无规定和具体办法。这样一来,人为制造退卡障碍和将隐形卡打包在成本内的做法,就成了实际监管中的空白点。由于缺乏统一的指导,一些企业便选择了将自己的方便建立在消费者的不方便之上。

  值得注意的是,即将于3月15日实施的《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明确指出,对发行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的,可以通过资金管理、信息披露等方式予以监管。人们期待的是,随着更多此类法律法规的颁布实施,那些潜伏在卡中的“秘密”将最终失去藏身之地。(来源:新华网)

本文标签:
上一篇:银行卡被盗17000元 系朋友所为
下一篇:民生银行再现“坑爹” 储户遭陌生人转走16万元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