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民营银行试点三年悲喜录 逆势扩张暗藏风险隐患

民营银行试点三年悲喜录 逆势扩张暗藏风险隐患

QQ图片20170220111436.png

  问理财2月20日讯 距离2014年3月首批民营银行试点已过去近三年时间,从试点到常态化设立,越来越多的民资企业“跑步入场”。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已经获批的民营银行数量达到17家,还有至少50家上市公司已经发布公告,拟进军民营银行。然而,在强势扩张的同时,民营银行这三年的市场发展与创新却略显平淡,与社会的高预期并不匹配。此外,业内人士还指出,在公司治理结构、风险把控、特色化经营等方面,民营银行还需多下功夫。

  民资眼中的“香饽饽”

  作为近几年金融市场上无法忽视的一股新生力量,民营银行自2014年有5家“首发”后,经历了2015年的短暂沉寂,2016年再次迎来“井喷”式发展。今年元旦前夕,梅州客商银行获批,至此,银监会已批准筹建17家民营银行,其中12家都是在2016年完成,武汉众邦银行、辽宁振兴银行及北京中关村(000931,股吧)银行等7家银行的批复更是集中在去年最后两个月。

  在已获批的民营银行背后,是数十家民企的踊跃入局。腾讯、蚂蚁金服、用友网络(600588,股吧)、苏宁云商(002024,股吧)、银米科技(小米的全资子公司)、三快科技(美团的子公司)、三一集团、永辉超市(601933,股吧)、安徽南翔贸易集团等,都已身位民营银行的股东之列。

  民企“大佬”们参与的热情还在日益高涨,银行牌照是吸引他们的一个重要原因。在2017年的开年大会上,京东集团首席执行官刘强东首度承认将申请银行、保险牌照,并明确表示,有一天京东会申请自己的银行或者控股一个银行,为用户提供全金融的服务。

  同样在新年的工作会议上,恒大地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也表示,恒大金融集团要实现参股、控股银行、保险、证券等金融全牌照。而早前就有传闻称,从光大银行(601818,股吧)辞职的原副行长邱火发或将任职恒大集团筹备的民营银行董事长。

  跃跃欲试的还不止这几家企业。今年1月20日,万家乐(000533,股吧)发布公告,称拟在北京市通州区成立一家民营银行,暂定注册资本50亿元。去年10月,拉卡拉集团董事长孙陶然也透露,拉卡拉集团将筹备消费金融公司和民营银行。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拟在民营银行布局的还有青龙管业(002457,股吧)、益佰制药(600594,股吧)、金一文化(002721,股吧)等超过50家企业。

  监管层的鼓励态度和加速放行也为民企的热情添了“一把火”。2015年6月,银监会《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指导意见》正式明确了民营银行“成熟一家、设立一家”的审批政策。随后在2016年间,监管层多次重申这一标准,并以加速审批的实际行动来表明态度。

  除了审批提速,民营银行的审批权限也被下放给地方银监局,同时监管层还鼓励民营银行向更多地区延伸。此前,民营银行的试点是从部分经济发达地区开始的,今年1月12日,发改委新闻发言人赵辰昕提及,东北地区民间投资在下滑,针对这些情况,下一步将加快推动在东北地区设立若干家民营银行,鼓励民营企业加大资本市场直接融资力度。

  地方政府也不甘落后,积极地将本地民营银行的设立提上日程。以山西省为例,事实上,早在2013年底,山西省政府便与各路资本有过商洽,设立民营银行的消息不断见诸报端,但最终无缘“首发”。去年12月初,刚刚正式上任的山西省省长楼阳生再次提出要推动民营银行的设立。同月底,山西省出台《降低实体经济企业成本实施方案》,提出稳妥推进民营银行设立,积极引导民间资本进入金融领域。进入2017年,山西省又发文《关于推进设立民营银行工作的实施意见》,山西民营银行或可由此正式落地。

  发展创新略显平淡

  长期以来,我国银行业以大中型银行为主,大客户才是这些大银行业务的重点领域,小微企业的需求很难得到满足。作为“补位者”,民营银行从诞生之初,就接过了普惠金融的大旗,填补我国大型银行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

  从目前已开始营业的民营银行来看,尤其是首批5家试点银行,都已渐入“角色”。去年12月初,在银监会的例行发布会上,首批试点的5家民营银行行长带着各自的“成绩单”齐聚一堂。

  这5家民营银行已初步形成各自的经营特色。如前海微众银行、浙江网商银行定位为互联网银行,植入各自股东的互联网基因,探索“无网点”的轻型发展;上海华瑞银行在上海自贸区注册,以差异化“智慧银行”为目标,成为民营银行中惟一的投贷联动试点银行;温州民商银行、天津金城银行立足本地,聚焦于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

  已开业的民营银行,整体指标也基本符合监管要求。在经历了2015年的短暂亏损后,银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资产总额1329.31亿元,各项贷款611.57亿元,各项存款428.2亿元,平均不良贷款率0.54%,拨备覆盖率471.21%。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认为,在机构网点数量受到严格限制、业务资质不齐全的情况下,试点银行能取得如此成绩实属不易。特别是几家银行在业务模式上扬长避短、积极创新,利用互联网渠道来弥补物理网点的不足,做出了许多有益的探索,也带动了整个银行业互联网金融业务的创新与发展。

  不过,民营银行至今的表现尚不能被打出高分。“希望之中问题犹存。”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这样评价道。他认为,与社会对民营银行的高度期待相比,民营银行这两年的发展与创新略显平淡,尚未起到“鲶鱼”作用。

  一方面,民营银行自身的条件还不是很充分。董希淼表示,例如民营银行的地位是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但多家试点机构尚未形成完整的产品和服务体系,支持能力有待加强;从业务模式看,“互联网+”是多家民营银行构建商业模式的重要理念和手段,但受到监管和技术等多种因素约束,与大中型银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构建生态圈并无明显差异;从客户定位看,多家民营银行积极将中小微企业和个人客户作为主要服务对象,但服务的具体行业和群体还有待进一步细分。此外,首批民营银行机构网点少、品牌效应弱、资金成本高,也都影响和制约民营银行的发展壮大。

  外部环境也并不“友善”。有业内人士指出,在传统商业银行集体感到竞争激烈、业务不好做的时候,民营银行也没有什么“灵丹妙药”。上海华瑞银行董事长凌涛曾坦言,假如在五年前获得银行牌照,传统银行业务模式的红利依然存在,业务选择几乎没有悬念。

  逆势扩张下的风险隐患

  更值得注意的是,银行本身是经营风险的企业,比起创新和发展,风险控制应是民营银行放在首位的任务。虽然截至去年三季度末,民营银行整体的不良率只有0.54%,但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只是因为民营银行没有“历史包袱”,开业时间短,未经历完整的信贷周期,并不代表其业务风险水平低。

  “从业务定位上看,民营银行普遍定位于普惠金融和科技金融领域,这一领域面临的信用风险本来就较高,随着时间的充分延长,民营银行贷款不良率逐步上升并贴近行业平均水平是大概率事件。”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表示。在2月16日召开的2017年工作会议上,天津金城银行行长吴小平也指出,当前该行仍然面临诸多问题需要妥善解决,“在经济下行引发的行业性金融风险中,我们未能幸免,渤钢风险的发生,警示我们必须更加绷紧风险防控之弦,不断提升审慎经营能力”。吴小平还表示,产品创新节奏亟待进一步加快,负债类产品研发亟待加强,贷款集中度偏高,资产结构优化任重道远。

  而由于大部分民营银行的重要股东均为上市公司,民营资本的自利本性也被担忧会促使民营银行出现风险事件,比如银行大股东可能通过民营银行进行关联性融资、把银行当做“融资提款机”。

  这一担心并无道理,银监会等部门对此也极为警惕。银监会1月5日印发的《关于促进民营银行发展的指导意见》中要求,民营银行大股东不得干预民营银行正常经营,且要求民营银行加强关联交易管理。

  在关联交易管理方面,董希淼还提出,民营银行大股东负责人如果没有金融从业经验,不建议直接出任董事长,而应让专业人士担任董事长,这既有利于提高董事会决策水平,也有助于减少不规范的关联交易。

  总体来看,初出茅庐且很多股东是“门外汉”的民营银行还将走过一段摸索期。中商产业研究院民营银行辅导咨询专家袁健认为,今年民营银行的申筹审批仍将是“风口”,民营银行需要在差异化、特色化上下足功夫。曾刚也表示,从监管的角度,应当鼓励各家民营银行根据自身禀赋和所处环境的特点,实施差异化发展、错位竞争。要在发起设立阶段把好准入关,严格要求民营银行实施差异化定位,并明确相应的发展路径。

  此外,董希淼提出,对民营银行而言,过度集中型和过度分散型的股权结构都有其缺陷。股权适度集中,即股权较为集中但集中程度又不太高,并且又有若干个可以相互制衡的大股东,这种股权结构是最有效率的。民营银行应朝着“最有效率”的股权结构努力。(来源:北京商报 编辑:王雁伟)

本文标签:银行   风险
上一篇:盛京银行闯关A股八年风波不断 上市前股权遭抛售
下一篇:直销银行“闹独立” 招行拟设全资法人机构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