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恒丰银行股权谜踪:大量影子股东忽明忽暗

恒丰银行股权谜踪:大量影子股东忽明忽暗

QQ图片20160929101144.png

  问理财9月29日讯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江苏汇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汇金”)、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基投资”)和宁波艾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艾鼎投资”)作为恒丰银行重要的持股平台,其背后的股权关系错综复杂,短短一年内注册资本从几亿元分别暴增近百倍至166亿元、89亿元和201亿元。

  规模快速扩张突破万亿后,恒丰银行推出了员工持股计划。

  但或许,这一步迈得有点大。恒丰银行曾承认员工持股计划未经监管部门批准,然后迅速退股,以致员工持股计划从筹资到搁浅仅仅一年。

  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多方调查显示,这一年中,员工持股计划起起落落,几番波折,不确定性陡然增加,很多参与者都难言其命运归宿。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伴随着这一计划的诞生,大量影子股东忽明忽暗。而在员工持股计划走向终结时刻,回头来看可以发现,往日被认为代表原董事长旧势力的“敌方”,甚至已经化敌为友。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江苏汇金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汇金”)、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佐基投资”)和宁波艾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以下简称“艾鼎投资”)作为恒丰银行重要的持股平台,其背后的股权关系错综复杂,短短一年内注册资本从几亿元分别暴增近百倍至166亿元、89亿元和201亿元。

  而这几家平台的股东中,多家来自重庆的神秘公司突击入股,这些公司最终追溯到的几位自然人股东竟然来自同一村庄,有些股东的身份证地址甚至完全相同。此外,这些股东中还有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长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元达信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等基金子公司的身影。

  接近恒丰银行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恒丰银行曾通过资管部某负责人转出280亿元,主要用于购买君康人寿的股权。”不过,该位负责人目前正因其它业务接受调查。记者亦无法从其它渠道获得更多信息。

  此前8月22日,君康人寿披露的关联交易信息显示,其与间接持有君康人寿19.2%股权的江苏汇金签署协议,受让江苏汇金持有的恒丰银行32621.77万股。以2015年年报披露总股本计算,君康人寿的这笔转让涉及股权占比2.74%。

  百亿增资:以员工持股为名

  2015年6月,恒丰银行在未经监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推行了员工持股计划。

  此前媒体报道,恒丰银行本次用于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而定向增发的股份不超过52亿股,股权激励对象为核心员工和价值员工,每股认购价格为3元。根据级别不同,认购数量从恒丰分行行长到员工共分出10个档次,最高一档的认购数量是100万-500万股,而最低一档是0-5万股。而总行高管层的认购额度在500万股以上,董事长蔡国华的认购额是2000万股。

  即便每股3元远远低于恒丰银行2014年每股净资产的4.47元,员工认购股权的资金并非全部自己出资,而是通过兴业银行(16.000, 0.02, 0.13%)烟台分行进行配资。根据员工层级的不同,自筹和融资部分的比例亦不相同,比例分别是1:9、2:8、3:7、4:6,级别越高,个人出资比例越低。

  恒丰银行原行长栾永泰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也承认,他本人的认购额度为1800万股,共计需要资金5400万元,不过配资比例为1:9,他本人仅出资540万元,其余的4860万是从兴业银行烟台分行的贷款。

  栾永泰表示:“我退休以后恒丰才推出贷款买股(员工持股、贷款配资)计划。我个人出资540万,贷了将近五千万,具体他们怎么操作我不知道,我就只是在这些文件上签了字。我当时只是觉得利率为什么那么高?年化是6%。”

  恒丰银行官网于2016年7月21日挂出的2015年年报中表示,“2015年1月12日,公司董事会在上海召开。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恒丰银行行员等级管理办法(试行)的议案》、《关于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的议案》”。

  一名恒丰银行员工给21世纪经济报道出示的扣款信息显示,2015年6月员工出资部分已经完成了缴款。不过,2016年5月,媒体曝出恒丰银行违规进行员工持股等问题后。恒丰银行对外表示,“暂缓实施员工股权激励计划”。

  多位恒丰内部人士已证实,员工持股计划已搁浅,员工本人的出资部分已于2016年5月末全员退股。至于从兴业银行烟台分行的配资部分,怎么处理以及利息如何支付,员工并不知情。

  恒丰银行2015年年报显示,2015年度,该行累计收到股东投入的资金60.8亿元,其中18.45亿元计入股本,42.44亿元计入资本公积。截至2015年末,恒丰银行总股本为118.94亿股。

  恒丰银行年报中的现金流量表也显示,该行2015年吸收投资267.48亿元,而2014年这一数据仅为31.67亿元。其中2015年上半年收到的投资现金为103.05亿元,而2016年上半年这一数据则变为了-21亿元,业内人士猜测这部分减少或许是因为员工退股。

  财新杂志曾报道,恒丰银行员工持股通过兴业银行烟台分行配资购股共计100亿元,而这笔员工持股计划最后以268亿元入账,凭空多出168亿元;在违规员工持股被曝光后,这168亿元又离奇不见了。

  而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的多位内部人士则称,恒丰银行员工持股款项仅有部分入账,具体的操作方式以及持股平台如果不是媒体报道出来,员工对此并不知情。

  至于,恒丰银行为何要仓促推进员工持股计划?有一种来自恒丰银行高层的说法是,现任董事长蔡国华当时“空降”恒丰后,银行经营局面并不乐观。此后该行力推转型改革,分支机构扩张加速,资产规模增长迅猛,但同时也带来资本充足率逼近监管红线的结果。

  另一位恒丰银行高层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实施员工持股计划前,恒丰银行曾经想通过向股东配股来募集资金,但有的股东对配股意愿并不积极,甚至有股东提出要以恒丰银行贷款入股,遭拒。配股融资方案行不通后,恒丰银行开始考虑员工持股计划,同时希望以此吸引大量人才加盟。

  江苏汇金“化敌为友”:多家重庆企业突击入股

  恒丰银行股权的故事里,两大神秘主角不得不提。首当其冲的,要数江苏汇金。

  江苏汇金在参股恒丰银行的多年里,经历了前后两任董事长:现任蔡国华、前任姜喜运。种种迹象显示,以董事长为代表的恒丰银行前后两任高管并不怎么和谐。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前任行长栾永泰实名举报蔡国华。就曾有人认为,栾此举即是为“姜派”出头。而江苏汇金向来被恒丰银行内部人士认为是“姜派”势力代表。栾永泰本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否认自己是姜派,称“我和姜只有工作关系没有私人关系”。

  不过,从目前情况看,江苏汇金显然已“投靠”现任董事长蔡国华。

  接近恒丰银行高层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恒丰银行老股东江苏汇金已成为员工持股的平台。而且在进行员工持股的同时,5家神秘企业突击进入江苏汇金和另一持股平台佐基投资,突击入股后,江苏汇金、佐基投资注册资本大幅增加。

  年报数据显示,在恒丰银行前五大股东中,江苏汇金持有13亿股,较2014年末增加6.57亿股,持股比例增加到11.01%,为第三大股东。

  同时,江苏汇金的关联公司江苏正阳置业,原来持有3.75亿股的第八大股东却不在前十大股东之列。此外,一个新增加的股东是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为9亿股,持股比例为7.63%。

  恒丰银行年报也披露,2015年公司12次以通讯表决方式召开董事会临时会议,分别审议通过了《关于恒丰银行股权转让的议案》、《关于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接收和持有恒丰银行股份的议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查询工商登记资料获悉,恒丰银行新晋股东佐基投资成立于2015年1月13日,注册于上海自贸区,法定代表人为胡宗亥。2015年10月29日,其股东由上海佐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上海佐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变更为上海佐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重庆必阳艺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必阳艺)。注册资本从1亿元增加到6.47亿元。

  2015年12月25日,佐基投资再次发生股权变更,股东增加长安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安财富)和重庆家麟国际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家麟)。

  而其注册资本由6.47亿元激增至89亿元。其中新增股东长安财富为长安基金子公司。而其他两家重庆公司的股东均较为神秘,重庆家麟的股东为自然人鲁玉琴和张绍全,重庆必阳艺的股东为自然人鲁玉琴和王松。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工商资料显示:2016年5月,家住重庆万盛区某某镇某某村的54岁农民鲁玉琴以0元价格获得了重庆必阳艺商贸公司95%股权。

  2016年9月6日,佐基投资监事由杨叶变更为了蒋婧媛。接近恒丰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杨叶的身份是恒丰银行资管部副总经理。

  和佐基投资类似,江苏汇金的股权结构也发生了较大变化。

  2016年1月27日,江苏汇金增加新股东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诚资产”),重庆麒钢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麒钢),重庆鑫投贸易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鑫投”)和重庆台澳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台澳”)。与此同时,江苏汇金的注册资本由5.08亿元,大幅增加至103.08亿元,增加98亿。

  值得注意的是,三家重庆公司重庆麒钢、重庆鑫投和重庆台澳背后仍是神秘自然人股东。重庆麒钢的股东为王小琴、王燕;重庆鑫投的股东为谢德辉、王大明;重庆台澳为黄士连和翁光福。

  其中,重庆鑫投58岁股东谢德辉与重庆麒钢王燕的身份证地址完全相同,皆为重庆万盛区某某镇某某村77号。而重庆鑫投另一股东王大明也来自该村。

  何为因果?江苏汇金12.7亿融资风险

  江苏汇金在恒丰银行员工持股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过一位接近恒丰银行的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恒丰银行在给江苏汇金的表外融资中,仅2015年下半年就有12.7亿元发生了风险,行内当时就曾讨论风险化解方案。

  不过,恒丰银行2015年年报并未披露这一消息。截至本报记者发稿时,亦没能获得更多相关信息。

  在恒丰银行2015年报关联交易的披露中,江苏汇金2014年末在恒丰银行的贷款为18.5亿元,2015年末的贷款一栏却是空白,但是2015年度该行从江苏汇金获得的利息收入为7747万元。

  工商资料显示,江苏汇金成立于2004年11月9日,法定代表人为朱明亮。2010年,江苏汇金控股始现于恒丰,且并列第三大股东之列,持股比例高达7.32%。

  亦有恒丰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前任董事长姜喜运在任时,个别股东入股过程中,存在某些原股东从恒丰银行通过关联交易、股权质押等手段,获得贷款后用于认购恒丰银行股权的行为。这明显是违规的。

  不过,前述人士也猜测认为,这一手段可能并未因为姜喜运的落马而终止。现任高管或许也采取同样的方式,利用恒丰银行贷款、表外融资等方式把银行资金转移出去,再通过其他渠道购买恒丰银行股权。不过,并没有更多证据证实这项说法。目前仅限于猜测。

  工商资料显示,2014年9月23日,江苏汇金的股权结构已发生了变化。股东由朱明亮和江苏正阳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朱明亮和上海佐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不过此上海佐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并非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两者没有股权关系。

  2016年1月27日,江苏汇金增加新股东信诚资产以及三家重庆公司。注册资本由5.08亿元,大幅增加至103.08亿元,增加98亿。2016年4月11日再次增加新股东上海起因玉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注册资本增加至166亿元。

  在前述江苏汇金的股东中,佐基有限合伙企业或为恒丰银行员工持股平台之一。其股东有江苏正阳置业、深圳市龙柏银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江苏正阳投资有限公司、南京元隆建设工程有限公司。

  其中,正阳投资和元隆建设均为江苏汇金控制的关联公司。龙柏银源投资公司股东为深圳市龙柏亚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市华信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穿透到上层却是神秘自然人股东蒋永嘉、石玉芬以及周浩兰、蒋跃敏等个人投资者。

  而正阳置业上层股东是上海佐琛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佐溢投资中心(有限合伙)。2015年10月19日前,正阳置业股东为戴腊琴和刘宁,变更后为佐琛和佐溢这两家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也由5000万增加至6.5亿元,法定代表人钱啸军变为了胡宗亥。2016年1月,法定代表人由胡宗亥再次变为王焯杰。

  胡宗亥是广东盛唐律师事务所律师,该律所的主任黄辉为恒丰银行独立董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就恒丰银行员工持股的问题致电胡宗亥时,他表示“因为无法核实记者身份和为客户保密等原因,不能回答任何问题”。

  在佐琛投资和佐溢投资的上层,股东此前曾是恒丰银行20名高管以及烟台佐沣肆拾陆号等45个有限合伙产品,每个产品背后是恒丰银行数十名员工。以烟台佐沣壹拾叁号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为例,其一般合作人(GP)为上海佐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恒丰银行44名员工作为有限合伙人(LP),投资金额从150万到300万元不等。

  值得一提的是,中信信诚资产公司由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和信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持股比例分别为45%和55%。中信信诚资产成为江苏汇金股东后,江苏汇金的注册资本便开始大幅增加。

  上海起因玉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于2015年6月,与恒丰银行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时间相同。其股东为上海起因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北京邦瑞斯投资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的上层股东为沈涛、吴长莎以及马建博。

  其中,上海起因玉成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佐基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注册地点相近,均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浦东大道2123号3E”,一个为2533室一个为2183室。这一注册地也和恒丰银行此前爆出的“佐衍系”几家投资平台一致。

  “九河入海”:佐衍系投资指向江苏汇金

  种种股权关系均表明,恒丰银行员工持股的“佐衍系”投资平台的资金最终大部分投向了江苏汇金。除了江苏汇金的股东最终和“佐衍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外,佐润投资旗下多个有限合伙企业及多层投资结构设置后,资金还是指向江苏汇金关联公司。

  佐润投资为恒丰银行员工持股的另一平台。其对外投资了上海佐润欢投资中心、上海佐润渌投资中心、上海佐琛投资中心、上海佐速投资中心、上海佐润壹投资中心、烟台佐沣XXX号投资中心等83家有限合伙企业。在这些有限合伙企业下面,每个又有数十个有限合伙计划。

  而这些有限合伙企业最终都投资了上海天积实业有限公司、合肥高见商务会展有限公司、江苏五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南京无线电有限公司。这些企业的相同点是都和江苏汇金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江苏五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江苏正阳置业有限公司都是江苏汇金关联公司,其他三家原来的股东较为神秘。而且这些公司都在一夜之间注册资本增加至数亿元。

  天积实业成立于2013年3月21日,2016年1月9日,法定代表人由胡洁变为顾煜东,股东由胡洁和厉玉生变为前述这些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从50万元增加到6.28亿元。

  高见商务也于2016年1月18日发生了系列变更,法定代表人由潘伟忻变更为潘文迪。股东由田浩持股90%,潘伟忻持股10%变为三家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从10万元暴增至6.35亿元。

  五友文化传媒原股东为江苏汇金,后变更为江苏正阳投资。2015年10月22日变更为上海佐速投资中心和上海佐琛投资中心两个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由500万变更为4.37亿元。法定代表人此前为钱啸军,2015年10月22日变更为胡宗亥,2016年1月26日变更为贺喜明。

  而且贺喜明同时还担任一家名为“上海衍深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深圳召南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的法定代表人。衍深投资的股东此前为佐沣投资,2016年6月27日变更为深圳思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胡宗亥变更为贺喜明,监事由蒋婧嫒变更为袁征远。而思齐投资再上层股东为自然人袁征远和张砚坤。

  而这些有限合伙企业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南京无线电,其法定代表人也是袁征远。2016年1月20日同样发生了系列变更,法定代表人由程育民变更为袁征远,股东由中山集团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变为上海佐琛投资中心、上海佐速投资中心、上海佐溢投资中心三个有限合伙企业,注册资本从499万元暴增至6.29亿元。

  与此同时,正阳置业也发生了股权和注册资本的变更。2015年10月19日前股东为戴腊琴和刘宁,后变更为有限合伙企业,变更后注册资本也由5000万增加至6.5亿元,法定代表人钱啸军变为了胡宗亥。2016年1月法定代表人由胡宗亥变为了王焯杰,主要人员中也有张砚坤。

  君康人寿粉墨登场:江苏汇金谋求控制权?

  工商资料显示,与恒丰银行联系颇为紧密的江苏汇金除了直接持有恒丰银行股权外,还通过宁波市鄞州鸿发实业有限公司间接持有了君康人寿的股权。至此,关于恒丰银行股权故事中的第二大主角——君康人寿——浮出水面。

  鄞州鸿发实业原为君康人寿大股东杉杉集团旗下公司。2014末12月末,其实收资本由6.5亿元变为0。

  2016年1月5日,鄞州鸿发实业股东由杉杉控股有限公司变更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蓝宇实业有限公司,出资额为12.5亿元。蓝宇实业公司成立于2015年12月2日,法定代表人为甘露,注册资本为5000万,股东为杉杉控股有限公司。

  一天后的2016年1月6日,鄞州鸿发实业增资至19.5亿元。次日,2016年1月7日,再增加新股东江苏汇金,注册资本增加至62亿元。其中江苏汇金出资23.4亿元,持股比例为 37.736%;蓝宇实业公司出资38.6亿元,持股为62.264%。

  君康人寿2016年1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鄞州鸿发实业公司已持有君康人寿 31.8亿股,持股比例为50.88%,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而鄞州鸿发实业公司的股东之一江苏汇金,正如上文所述,也是恒丰银行的第三大股东,甚至是其员工持股计划的重要持股平台。

  2016年5月末,有媒体报道称,君康人寿董事长郑永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何志光及常务副总裁兼首席运营官严峰将离任,由前天安人寿总经理郭自光出任总裁。

  杉杉是否真的就此出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拨打郑永刚电话均无人接听,发短信也没有回复。

  不过今年一季度君康人寿增资确是事实。根据保监许可〔2016〕245号批复,该公司注册资本增至62.5亿元人民币,该项增资事项正在工商变更中。今年第一季度,君康人寿的筹资现金流入89.33亿元。

  增资后,君康人寿的核心偿付能力变为48.86亿元,而2015年一季度则为-26.91亿元,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由27.99%提升至211.18%。综合偿付能力62.5亿元,较上季度的-16.45亿元大幅增加,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由55.98%提升至242.20%。

  君康人寿股权变更不久,竟又开始买入恒丰银行股权。君康人寿受让恒丰银行部分股权所涉及重大关联交易的披露文件也显示,交易对手为江苏汇金和烟台永大投资有限公司。其中江苏汇金为关联方,间接持有君康人寿19.2%股权。

  2016年8月22日,君康人寿与江苏汇金签署协议,受让江苏汇金持有的恒丰银行32621.77万股,按照恒丰银行2015年末总股本数计算,持股比例约为2.74%。每股价格为5.45元,一共需要支付的交易价款约为17.78亿元。

  不过,君康人寿并未披露和烟台永大投资公司的交易额。也许,君康人寿持有的恒丰银行股权或许更多,甚至不排除进一步增持的可能。但目前并未有明显证据。

  员工持股计划暂停:200亿资金异动

  恒丰银行因为多种原因终止其员工持股计划。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经过多方调查也发现,员工退股后,此前乘机而入的一些神秘资金也在寻找新的出路。

  君康人寿的原大股东为杉杉集团,值得注意的是,在2016年5月,恒丰银行的员工持股计划被曝光以后,杉杉集团旗下一家有限合伙企业——宁波艾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股权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艾鼎投资的投资人之前是上海钦杏投资有限公司和杉杉控股有限公司,持股比例分别为1%和99%,处于杉杉集团绝对控制之下。

  2016年5月17日,其股权结构和管理人均发生了变更。股东变为了上海星通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上海佐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杉杉控股有限公司和元达信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前三家持股比例都很小, 分别为0.0249%、0.0249%和0.4972%。元达信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出资额为200亿元,持股比例为99.453%。

  以此同时,艾鼎投资的注册资产已由3000万元一夜之间增加为201.1亿元。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也由原来杉杉旗下的上海钦杏投资有限公司变更为上海星通创业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和上海佐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在这其中的关键角色,元达信资本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也是一家基金子公司,为资管产品进行投资的特殊目的实体,其股东是中信建投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其200亿元的资金来源成谜。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艾鼎投资的管理人是一家名为上海佐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此前“佐衍系”的多家投资平台公司中并不起眼,现在却悄然成为了“主角”。

  工商资料显示,佐瀚投资成立于2015年5月28日,注册资本为5000万,法定代表人是胡宗亥。股东为上海佐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6月21日,佐瀚投资监事备案由恒丰银行董事长蔡国华和监事长宋恒继变更为蒋婧媛。

  除了佐瀚投资之外,上海佐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持有深圳前海恒丰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上海衍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衍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衍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衍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衍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佐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佐润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些公司的共同之处都是,法定代表人胡宗亥,都注册在上海自贸区。

  2016年9月12日,佐沣投资的股东从蔡国华、宋恒继、毕继繁、司继平、陈列、唐金文、胡东东、范岩东、曲佳、王旭、胡海峰、于海松、林治洪、庄保太、邢秀生、张相林、杨林茂、俞勇、杨强、朱旻皓等恒丰银行高管变更为深圳上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监事由宋恒继变更为蒋婧媛。

  而深圳上洛投资则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3月2日,注册资本10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王冰杰,股东为王冰杰和蒋婧媛的神秘公司。(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本文标签:银行   银行股   股东
上一篇:富国银行遭集体诉讼 被控销售产品时愚弄投资者
下一篇:专家看ATM转账须24小时:效率与安全相权取其重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