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银行基层有苦说不出!追不回不良贷款(坏账)不能辞职......

银行基层有苦说不出!追不回不良贷款(坏账)不能辞职......

033.jpg

  问理财6月27日讯  坏账笼罩之下的银行基层:“现在很多银行的客户经理专职追讨不良,银行不允许他们做其他的工作,每个月只发基本工资,而有些银行规定不良贷款追不回来就不让辞职。”“一周7天,只有2天做业务签件放款,剩下的时间,不是在催收就是在催收的路上”。

  众生相之一:员工逃离银行实录:追不回不良贷款不能

  6月16日,百度官方披露前光大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张旭阳正式加盟百度,任副总裁,分管百度金融体系下理财和资产管理业务,这也是继2015年、2016年上半年传统银行业离职潮之后,银行业掀起的另一股高管离职潮。

  本报记者采访中发现,在薪酬较之过往明显降低的情况下,目前我省亦有不少银行从业人员离职,有受访者在从银行业离职后直接做起了微商,以“躲避”银行业普遍繁重的工作压力。

  有银行员工薪资大幅下降

  银行业员工工资包括固定薪酬(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员工福利,而工资收入主要是靠浮薪,浮动的绩效奖金(包括每月奖金和年终奖)在收入中所占比重最大。如今经济增速放缓,薪酬受影响较大的要数客户经理。

  近日大连银行公布最新数据,业界一片哗然。大连银行2015年净利润仅为1.29亿,增速暴跌73%。不仅如此,大连银行的总资产也开始下降。“银行客户经理只是表面上风光、体面。”毕业于海外知名大学、现就职于青岛某股份制银行的小徐告诉记者,对大多数银行来说,公司业务是经营收入的主要来源,对公客户经理承担着营销存贷款、客户关系维护、贷前贷后管理等工作,工作强度高、压力大。

  小徐自从做了客户经理后,几乎没有在家吃过晚饭。“加班、出差,以及节假日培训,都是家常便饭。哪个客户经理没点职业病,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银行的。”小徐20多岁,就有了啤酒肚,“没办法,工作节奏太快了。”

  以前虽然累,但收入高,小徐认为也是值得的,但如今银行的薪资状况,让小徐打起了退堂鼓。“以前一个月绩效一万多甚至两三万都没问题,如今工资减半的都是好的。”小徐告诉记者,他们分行今年已经有十多个人离职了,而跟他一样的客户经理也正在寻找机会跳槽,他如今已经找到了合适的跳槽岗位,就等着办手续了。

  追不回不良贷款就不能辞职

  陈辰曾在青岛某大型银行任对公客户经理,他工作踏实努力,一度被评为“最佳客户经理”。在“德正系”骗贷案发后,陈辰所在团队中的大多数客户经理已主动或被动离职,而陈辰则被通知调往该行设在海外的分支机构。

  “这就是传说中的充军发配,”新婚不久的陈辰苦笑道,“没办法,还要养家糊口,只能服从安排,出去锻炼几年再回来”。陈辰告诉记者,像他一样海外充军发配的还算好的,行里有大批客户经理因不良资产的影响而背上处分离职。

  同样做客户经理的小于告诉记者:“现在很多银行的客户经理专职追讨不良,银行不允许他们做其他的工作,每个月只发基本工资,而有些银行规定不良贷款追不回来就不让辞职。”

  由于银行业不良贷款率持续升高,风险经理同样承受着巨大压力。

  “现在出了那么多不良,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信贷审查的更严了,有几个同事承受不了压力就离职了,人手不够,活儿都压我这了。”在一家银行做风险经理的崔钰刚休完产假,“以前还有时间看看孩子,现在二胎根本就顾不上了。”

  离开光鲜的银行业做微商

  银行业的基层员工离职后,去向也有所不同,有的跳槽到了互联网金融做起了小高管,但也有的承受不住如今金融业的压力,直接脱离了金融行业。

  小金从一家国有银行辞职后,做起了微商。起初小金通过微信卖进口水果,然而做了几个月后,生意不尽如人意,就又转做了代购。而他代理的产品种类繁多,有化妆品、服装、鞋包等。现在,酷暑即将来临,小金瞅准商机,做起了进口雪糕代理。随着温度的升高,小金的雪糕销售量也不断增加。

  “自己干比在银行自在,没钱了就上上心,多接几单生意;温饱解决了,想休息一下就偷偷懒。”小金说,“最主要的是自己说了算,不用再看别人脸色。”

  周杰从事银行业已有6年的时间,在一家外资银行做到了高管的职务。然而几天前,他刚刚辞掉了工作,应聘了一家传媒公司。“现在银行业压力越来越大,高管的工资也降了很多,还不如趁自己年轻的时候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

  多数高管跳槽到证券公司或互金

  2015年,北京银行公布的行长薪酬让人颤抖,仅为46.8万,从2014年的313.76万直接砍掉266.96万,降幅高达85%!其他不少银行的行长、董事长的降薪幅度都超过了200万。这也促使银行高管加快了离职的步伐,记者从行业内了解到,大部分银行高管离职后的去向是证券公司或者互金(即互联网金融)领域。

  王康(化名)是济南一家银行分行的行长,今年他辞去了工作,进了一家证券公司做了高层领导。“现在银行业真的很难,银行的任务很重。”即使是行长,王康每天的工作也是处理各方关系,“每天都得应酬,除了早饭外,午饭和晚饭都是应酬,即使这样,都觉得不够,有时候一晚上要去好几个场。”

  王康今年四十岁左右,但是因为长期饮酒,王康已经有了“三高”,虽然医生建议不要喝酒,保证作息,但是王康从未做到过。“只能吃药压制,不应酬就拉不到存款。”

  在高收入的时候,王康心里还是平衡的,但后期,王康的收入只有以前工资的零头。“工资这么低,但是压力不仅没有减轻,还更重了。”今年王康毅然选择了离职,去一家证券公司做了高管。“经验也有,客户资源也有。在证券公司每天朝九晚五,不用加班、每天应酬。”不仅工作轻松了,王康在证券公司的工资也比原先在银行的最高工资还要高。

  跳到互金领域的高管,其工资要比去证券公司高很多,但是去了互金公司后,也有自己的担忧。“工资高了,也轻松了,但是每天也是担惊受怕的。”去年年底跳到一家互金公司的王青(化名)说,“每一笔资金的流向我们是不知道的,就怕会出问题。”

  众生相之二:浦发银行因换届离职人数最多

  据同花顺IFinD的不完全统计,2016年16家A股上市银行共有37名“董监高”出现变动或离职,大部分涉及董事、独董、监事等。其中,浦发银行今年共有15名独董或董事离职,是统计的离职人数最多的银行,其原因是由于浦发银行的董事会进行了换届。事实上,除银行公告披露的“董监高”离职或变动以外,离职更多的还有银行部门经理一级的人物。

  国有行中,农行原董事长刘士余出任证监会主席;中国银行副行长张金良接任光大银行行长赵欢,赵欢则赴农业银行担任行长。

  今年以来,先后有光大资管部总经理张旭阳拟出任百度副总裁;中国建设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黄浩出任蚂蚁金服集团总裁助理;交通银行资管中心总经理马续田出任中信银行资产管理业务中心总经理;工商银行电子银行部经理侯本旗将筹备民营银行“中关村银行”等。

  众生相之三:不良双升银行忙保利润 信贷员变催收员上阵要账

  从去年年底,客户经理王先生所在的银行,个人消费贷款的不良率攀升,以他负责的客户为例,超过3个月未还清欠款的人数,从去年年底的1人增加到现在的8人。按照该银行内部要求,客户经理每半个月就要对自己的贷款逾期客户进行一次催收。

  新一期逾期数据下发到了王先生手里,他瞬间“晕倒”:共6个客户需要下户催收,分别居住在南开、静海、东丽、武清和滨海新区,同时还有8个客户要打电话催收。王先生感慨地说,“一周7天,只有2天做业务签件放款,剩下的时间,不是在催收就是在催收的路上”。

  记者有幸给王先生当了一天“跟班儿”,他早上8点半开完晨会就开车飞奔到大港客户家中,中午赶去武清,在武清忙完已经下午3点多,边开车边吃汉堡当午饭,然后往市区赶,一天时间下了两个户已经是下午6点,回到家以后,他继续加班整理催收记录和下户资料。

  赶路途中接到行里的电话最惊心动魄。某客户之前答应还清欠款,但行里仍未查到还款记录。王先生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这客户贷款余额95万元,而且已经欠了3个月,如果这月再不还,6月底是季度末,到时候自己客户的不良余额就又要增加95万元,网点和自己的绩效考核都要受到影响。”王先生赶快给客户打电话,原来客户刚刚才把钱打入账户,收到客户从微信传来的存款回执照片,他这才松了口气,“客户终于还钱了,不然回去没法交代!”

  其实,信贷员“变身”催收员,只是目前银行“保利润”的一个缩影。普华永道研究报告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上市银行的盈利受到宏观环境的影响越来越显著,上市银行的盈利短期内将见顶,尤其是大型商业银行一季度的净利息收入同比首次出现负增长,各银行的信贷风险进一步暴露,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继续“双升”,不断蚕食着银行的净利润。

  银行对于不良,先要派专人催收,实在催不回来,最终只好核销,核销掉多少,利润就减少多少。当然,银行赚不到钱,去年员工年终奖“打折”较为普遍,负责人变身催收“组长”的案例也很常见。某银行对公业务的老总,就去当“组长”了,上级的要求是,“把那几个亿要回来再官复原职。”

  于是,记者在短短五分钟内,听到了某客户经理“分饰两角”。对申请贷款的客户,“想要钱,就把资质证明准备齐了,不然没戏,你们企业每月进这点钱,太差了!”对欠钱的客户,“大哥,您再拆兑点啊,不行东拼西凑借点,先把上月的还上,不然真到起诉那一步,对谁都不好!”

  除了“话聊”,银行在催收方面不能“上手段”,所以,老赖们不害怕银行,大不了等着被起诉。“遇到这样的客户,算是幸运的,至少人家只是手头儿紧才拖着。”被催收忙昏头的王先生告诉记者,很多老赖很坦诚,人家直说,生意亏了,起诉我吧!当然,从法院判决到执行,长路漫漫……(更多精彩内容或是投资理财资讯可以关注问理财微信公众号:asklicai及下载问理财APP)

  总之,在过去的半年,尤其是春节以后,在银行化解风险的大背景下,信贷员“变身”催收员,“散财童子”上阵要账,这只是一个最形象的比喻。无论是个人业务还是对公业务,这回轮到“杨白劳把黄世仁逼疯了”。怨之前银行太粗放也好,怨现在经济环境、企业或个人赚钱能力差也罢,经过记者一段时间的调查采访,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枕头财经综合:山东商报 和讯网 轻金融 编辑:老理)

本文标签:银行   坏账   贷款
上一篇:又到年中 银行吸储难改“冲时点”
下一篇:银行客服加入推销电话行列 客户抱怨却不敢屏蔽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