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公众持股比例触红线 徽商银行遇融资难题

公众持股比例触红线 徽商银行遇融资难题

QQ图片20160606094822.png

  问理财6月6日讯  近期,受大股东“中静系”接连增持的影响,徽商银行的公众持股比例持续下降,根据该行5月1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这一比例已降至20.50%,突破了香港交易所25%的监管红线。

  为解决这一问题,徽商银行曾建议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股份或配售新股份。然而,由上海宋庆龄基金会掌控的“中静系”并没有表露出减持股份的意愿,为支持配售新股,“中静系”还临时提交了终止徽商银行发行优先股计划的议案,直接非公开发行H股,使得徽商银行原定于5月27日召开的针对该行发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细节讨论的股东大会,被拖延至6月20日。

  值得注意的是,非公开发行H股似乎是徽商银行的梦魇,该行已经连吞两次非公开发行H股“败果”。

  被增持的苦恼

  股东增持公司股票本是看好一家公司的表现,然而,却成了徽商银行近期的苦恼。5月11日,徽商银行曾发布公告称,该行公众持股量降至约24.12%,低于《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证券上市规则》(以下简称《上市规则》)规定的最低25%的水平。一周后,5月19日,徽商银行再次发布公告披露,该行的公众持股量进一步下降至约20.50%。

  对于公众持股比例接连下降的原因,徽商银行坦言,是由于该行股东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透过其受控法团增持该行H股所致。

  根据徽商银行披露内容显示,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先透过其受控法团中静新华资产管理(香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静新华香港”)购入徽商银行2818.40千万股H股。随后,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又通过其受控法团Wealth Honest购入徽商银行4亿股H 股,使得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持有徽商银行H股的数量继而增加至8.97亿股,连同其间接持有的该行6.49亿股内资股,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持有该行已发行总股本增加至约13.99%。上海宋庆龄基金会为该行的“核心关连人士”,其对于徽商银行H 股的权益不被视为公众人士持有,故使得徽商银行H股的公众持股量下降至约 20.50%。

  从徽商银行的公告中《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间接控制中静新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静四海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静四海”)、Wealth Honest和中静新华香港,这4家公司目前分别持有徽商银行2.04亿股内资股、4.45亿股内资股、8.69亿股H股和0.28亿股H股,上海宋庆龄基金会被视为拥有徽商银行权益。

  记者就公众持股比例的问题咨询了香港交易所发言人获悉,香港联交所《上市规则》规定,“任何时候公司已发行股本总额均须有至少25%为公众人士所持有”,主要是为确保上市证券有一公开市场。若新申请人上市时的预计市值超逾100亿元,交易所可酌情接纳介乎15%至25%中一个较低的百分比,条件是公司须于其首次上市文件中适当披露其获准遵守的较低公众持股量百分比,并于上市后的每份年报中确认其公众持股量符合规定。

  某券商投行部人士告诉记者,监管部门设定公众持股比例限制,主要是维护市场公平,保护小股东利益,同时保证股票流通性。

  “一般而言,如由公众人士持有的百分比跌至低于最低限额,则本交易所有权将该证券停牌,直至发行人已采取适当的步骤,以恢复须由公众人士持有的最低百分比为止。就此而言,如公众持股量降至15%以下,则本交易所一般会要求发行人的证券停牌。”香港交易所发言人如是说。

  关于目前徽商银行并没有因公众持股比例低于最低限制而停牌的原因,记者查阅港交所《上市规则》,其中规定道:纯粹是由于某一人士增持或新收购有关的上市证券所致,而该人士是核心关连人士;该人士之所以是或成为核心关连人士,只是由于他是发行人或其任何附属公司的主要股东而已。该主要股东不得为发行人的控股股东或单一最大股东,亦必须独立于发行人、发行人的董事及其他主要股东,也不得为发行人的董事。这种情况下,交易所可不用将该证券停牌。

  上海宋庆龄基金会通过增持而成为该行“核心关连人士”,但上海宋庆龄基金会并非该行控股股东,“中静系”代表也并未在徽商银行董事会中担任执行董事,因此港交所可以不将徽商银行停牌。

  香港交易所发言人告诉记者,无论何时,当由公众人士持有的证券百分比低于规定的最低限额,而同时该交易所亦批准证券继续进行买卖时,则该交易所将密切监察一切证券买卖,以确保不会出现虚假市场;如证券价格出现任何异常波动,本交易所亦可能将该证券停牌。

  先股与非公开H股的较量

  近来,在港股上市的银行接连遭遇因公众持股比例超标的尴尬。此前,盛京银行也遇到过同样的境遇。

  今年4月底,恒大地产曾以100.168亿元增持盛京银行股票至占股27.42%,成为盛京银行最大股东。但此举动造成了盛京银行面临公众持股比例不足25%局面。于是,不足10日光景,恒大再次出售了盛京银行5.7718亿H股,占比9.96%。此次出售之后,恒大持股比例降至17.26%。

  此次的徽商银行也希望通过主要股东减持其所持的股份或配售新股份等方式,恢复该行公众持股量。然而,就在徽商银行在探寻解决公众持股比例偏低的方法时,该行又遇难题。

  截至目前,“中静系”并没有表露出减持徽商银行的意愿,不仅如此,徽商银行原定于5月27日召开的针对该行发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细节讨论的股东大会,还因其股东中静四海对该行发行优先股临时提出了反对议案而被推迟至6月20日举行,而中静四海提出反对议案的原因是为了解决目前徽商银行公众持股比例不满足监管要求的问题。

  中静四海称,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方案不如一般性授权非公开发行H股股份,非公开发行H股股份可实现增加徽商银行公众持股量并确保该行H股上市地位、提升该行资本充足率、维护该行现有股东之利益最大化的三重目标。非公开发行H股股份可以维持徽商银行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的上市地位,使该行公众持股量满足上述规则所要求的水平。

  然而,徽商银行董事会认为该行发行境外优先股将进一步提升该行综合竞争实力,增强该行的持续发展能力,并表示,董事会将不会撤回已提呈股东周年大会的有关该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的议案。同时,徽商银行提醒道该行股东注意,临时提案与该等议案内容相悖,请股东合理斟酌投票。

  目前,徽商银行针对是否还会发行优先股一事还没有定论,恐怕要等到股东大会当天才能揭晓。

  值得一提的是,徽商银行曾有过两次非公开发行H股的计划,但都成了“马歇尔计划”,以失败告终。

  2014年11月,徽商银行曾与国美电器签订协议,后者以24亿港元认购徽商银行发行的6.325亿股H股,但交易最终由于先决条件仍未获满足而宣告失败。时隔一年,2015年11月,中国银监会安徽银监局再次同意了徽商银行拟在H股非公开发行规模不超过6.32亿股的增资方案。不久之后,徽商银行就发出公告称,该行与中国金港订立投资协议,向中国金港配发及发行5.72亿股H股股份。然而,再次由于协议先决条件仍未能得到全部满足,最终取消了该此交易。(特别关注:更多精彩内容或是投资理财资讯可以关注问理财微信公众号:asklicai)

  记者就徽商银行目前解决公众持股比例偏低的方法联系了徽商银行,但截至发稿,徽商银行对此事依然是三缄其口。(来源:中国经营报 编辑:老理)

本文标签:银行
上一篇:渤海银行助瞒大连控股募资冻结 遭客户投诉
下一篇:竞争激烈优质客户稀缺 银行被逼上门送贷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