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险资好赌重组遭遇暴跌 同洲电子“滑铁卢”殃及华夏人寿

险资好赌重组遭遇暴跌 同洲电子“滑铁卢”殃及华夏人寿

q1.jpg

  问理财1月30日讯  1月11日,当同洲电子(002052)的股价被巨量卖单砸至跌停板时,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的袁明,心情也糟糕至谷底。

  对于袁明来说,这不但意味着公司筹划了两年多的产业转型功亏一篑,甚至是连自己一手创建20多年的同洲电子也面临控制权旁落的风险,而这一切,源于其去年5月份所做的那笔股权质押,一场股灾下来,券商已经提示爆仓风险,但自己手中仅剩的160万股股票已然于事无补。

  相比于有输掉身家之虞的袁明,作为公司二股东的华夏人寿尽管手中的股票同样也临近亏损线,但还不至于伤筋动骨,毕竟,这笔不到7亿市值的股票,在其目前尚存的180亿市值的股票投资篮子中,占比不算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华夏人寿在去年对几家启动重组的上市公司都投下了重注,这种激进的投资风格最终引发多笔投资面临浮亏的风险,这对于正在筹划投身“明天系”上市的华夏人寿来说,负面效应要比亏钱更严重。

  袁明的赌注

  1963年出生的袁明,21岁大学毕业之后就被分配到了安徽淮北发电厂,10年之后,袁明借着改革的春风南下深圳,创建了深圳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早期,公司主要经营的是LED显示屏,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数字电视的推广,同洲电子开始转型生产数字电视终端设备,借着村村通工程,同洲电子的业务规模迅速壮大。

  2007年,随着同洲电子在深交所上市,公司又启动了新一轮的产业转型,用了4年的时间推出智能电视,完成了公司从“无屏终端”到“有屏终端”的转型,袁明一度放言公司要在2010年营收创百亿。

  为了助推公司的战略转型,袁明一度拿出自己所有的股权做质押融资,为公司提供资金支持。然而,袁明的这种赌上身家的做法,在公司内部表现得却是战略决策的一言堂。2013年,同洲电子以叫板小米和乐视的姿态一口气拿出了飞看盒子、飞TV和飞Phone三款终端产品,结果这三款产品遭遇市场惨败,公司的股价在2013年的6月份一个月暴跌62%,2013年公司全年净利润骤降75%,紧随的2014年,公司净利润巨亏4亿多。

  比这更要命的是,和袁明奋斗了十几年的创业元老纷纷出走,袁明在一段时间里索性是董事长、总经理一肩挑。在同洲电子创建20周年时,面临着最大的危机。

  “我是个偏执狂,做什么事情像疯掉了一样。”这是袁明在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句话。

  就在同洲电子深陷危机的背后,袁明正在悄然投入一场更大的赌注。

  从2014年9月份开始到2015年2月份的5个月时间里,袁明通过大宗交易先后减持了同洲电子9574万股的股权,按照参考市值计算,套现大约在5亿元左右;与此同时,袁明还将手中剩余的股权进行了多达20次左右的股权质押,到2015年5月,袁明已经质押了其手中96.53%的股权,按照当时的市值,这笔股权最少可以给袁明换来不少于6亿元的资金。

  超过11亿元,袁明究竟将这些套现资金用于何处,外界无从知晓,记者也无法从同洲电子方面获得回应。有人认为是袁明将这些资金用于同洲电子的战略转型,但更多的人认为是袁明去意已决,依据是袁明已经明确退出了公司筹划了两年多的非公开增发计划。

  2015年12月28日,同洲电子运作了两年多的非公开增发计划终于完成,5家参与机构拿到的增发价格是每股9.98元,按照当时的股价计算,还是略有浮盈,然而仅仅十多天的时间,公司的股价就一路下挫至每股10.03元,距离破发仅一步之遥。

  1月12日,同洲电子紧急停牌,并不是担心这些参与增发的机构浮亏,而是公司控制人袁明去年5月份质押给券商的1.21亿股股票,当时设定的警戒线和平仓线为每股9.5元至8.5元之间,目前的股价已经面临爆仓风险,而袁明手中仅剩的160万股已经于事无补。

  就在袁明四处筹措资金追加保证金的半个多月时间里,深成指又跌去了11%,一旦复牌,公司面临极大的卖盘压力。

  1月25日,同洲电子发布公告称,袁明决定将转让其在上市公司拥有的权益。

  入股反被套

  作为大股东的袁明已经做好的最后的决绝,接下来就该二股东华夏人寿着急了。

  从2014年12月份到2015年1月份,华夏人寿万能保险产品账户(以下简称华夏人寿万能险)通过大宗交易的方式,以每股7.65元至8.87元的价格从袁明手中接手了6831万股的同洲电子股票,最终持股比例达到了10%。

  综合华夏人寿万能险前后买入的成本计算,其持股成本大约在每股8.1元至8.2元左右,按照同洲电子1月11日停牌前的价格,复牌后一旦出现20%的下跌,华夏人寿万能险就将出现账面浮亏。

  对于华夏人寿来说,其万能险产品在投资同洲电子上产生盈亏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公司曾一度希望通过入股参与上市公司的战略转型。按照此前双方沟通的意向,“华夏人寿举牌同洲电子一方面是看好广电行业以及公司未来的发展,另一方面也期待未来有更多的合作可能。”

  就在华夏人寿万能险入股同洲电子不到一个月之后,就向同洲电子派出了侯颂和李宁远两名董事,以参与上市公司的决策。

  然而很快双方就出现了分歧。在同洲电子2015年12月10日召开的第三十三次董事会上,侯颂和李宁远就对于公司对外投资和申请贷款的七项议案投出弃权票;紧接着在12月22日召开的第三十四次董事会上,这两名董事对于公司提出的两项出售旗下资产的议案再次投出弃权票;12月29日的第三十五次董事会上,两名董事仍在投出弃权票。

  仅仅一年的时间,当初袁明和华夏人寿之间的默契就转变成了分歧。

  屋漏又逢连夜雨,战略联盟的分歧赶上了整个A股的又一轮大跌,到1月11日停牌前,华夏人寿万能险手中持有同洲电子的股票市值已经缩水至不足7亿元,向公司5.5亿元左右的持股成本逼近。

  对于接下来如何处理与同洲电子之间的关系,1月29日本报记者在联系华夏人寿方面时并未能够得到回应。

  好赌的险资

  眼下,让华夏人寿忧心忡忡的不只是同洲电子,因为其万能险产品在去年以同样模式投资入股的希努尔(002485)和朗玛信息(300288),一场股市暴跌下来同样也面临着浮亏的风险。

  根据数据,除了同洲电子之外,华夏人寿万能险目前还持有另外34家上市公司的股权,截至1月28日,这35家上市公司的持股市值将近180亿元。在这些持股公司当中,持股比例最高的是希努尔,占到了总股本的18.75%;持股市值最高的是中国平安(601318),目前手中的市值仍旧达到64亿元。

  尽管从体量上来看,华夏人寿相比于安邦保险还相去甚远,但是其过去一年在二级市场上的活跃度却丝毫不差。

  “随着整个市场的利率下降,投资级别的信用债收益率已经下降到了3%左右,但与此同时,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股市大跌,沪深300的平均市盈率已经跌到10倍左右,也就是说其对应收益率理论值达到10%,超过了信用债的收益率,一些险资也会增加权益类资产的投资比重。”一家券商投资机构负责人向记者分析道。

  纵观华夏人寿万能险所投资的上市公司股票,总体还是偏于稳健的,持股市值最高的分别是中国平安、金地集团(600383)、中国银行(6601988)、中国中铁(601390)和申万宏源(000166)等蓝筹股,这5家上市公司的市值就占到了136亿元。

  与此同时,华夏人寿万能险还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参与到一些中小市值公司的投资,对于一些有重组预期的上市公司,华夏人寿万能险更是投入重注。2015年7月,华夏人寿万能险以每股14元的价格从希努尔的控制人手中接手了6000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18.75%;2015年三季度,华夏人寿万能险又从二级市场买入了朗玛信息8212万股,超过了流通股的5%,按照公司这期间的股价,每股的持股成本在30元至60元之间。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华夏人寿万能险入股不久,这两家公司先后启动资产重组计划。不过,这两家公司的重组方案都尚未成行,可是两家公司的股价已距华夏人寿万能险的持股成本都是一步之遥,希努尔去年9月份停牌前的股价为每股15.14元,而朗玛信息截至1月28日的收盘价为每股35.04元。

  显然,无论这3只投资比例最高的股票,还是其他32只股票,在整个A股下跌的行情下,华夏人寿万能险都面临着投资收益下滑的风险,而万能险又是华夏人寿的主打产品,这对于华夏人寿来说,压力不言而喻。

  更重要的是,华夏人寿正在筹划以资产注入的方式成为上市公司华资实业(600191)的控股子公司,一旦完成上市,华夏人寿将加入到国内资本市场上赫赫有名的“明天系”版图。

  按照第三方机构对华夏人寿的资产评估,截至2015年3月份,其总计1773亿元资产中可出售金融资产占到了821亿元,而这其中的股票和基金等权益工具占470亿元。

  从去年3月份至今,上证综指已经跌去了30%,偏好权益类资产的华夏人寿无疑面临着大幅的资产缩水,而这也将最终影响到公司未来进入资本市场的估值水平。(来源:华夏时报)

本文标签:
上一篇:华锐风电预测2015年巨亏45亿 曝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下一篇:茅台开解价格困境:千亿规划压顶 频频发文整肃经销商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