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银行理财
  3. 陈天桥“离场”史玉柱“归来” 手游进入资本“新世界”

陈天桥“离场”史玉柱“归来” 手游进入资本“新世界”

b5.jpg

  问理财1月30日讯  曾经是上海滩名动一时的网游大佬,陈天桥和史玉柱为自己选择了不同的道路。

  阔别江湖三年不到,史玉柱选择回归之后。盛大集团日前突发声明称:2014年底就已出清盛大游戏全部所持股份,授权盛大游戏公司使用的“盛大游戏”标签也将在2016年12月31日到期,这意味着曾经是国内网游先驱的“盛大游戏”称呼可能消失,陈天桥将金盆洗手。

  另外一面,《中国经营报》记者亦从巨人网络确认,史玉柱已正式回归,开始在上海松江人网络总部工业园上班。史玉柱的回归恰是巨人网络重回A股最微妙的时刻,借壳世纪游轮正处于关键重组阶段;一边是借壳后股价暴涨,另外一面从端游向手游转型的巨人处于业绩下滑的质疑声中。

  史玉柱的回归当然没那么简单。彼时巨人在纽交所上市,他曾对外表示,“退休前只会干网游这一件事了”。现在吸引他重回江湖的似乎仍然是游戏。据巨人网络方面确认,史玉柱回归的目标直指手游:“将带领全公司研发高管聚焦精品手游研发。”而据接近史玉柱的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史玉柱的回归绝对不只为巨人重回A股造势。回归A股之后,巨人网络需要长期稳定的业绩支撑,推动整个公司成功转型手游是直接目标。而回归背后,很可能是史玉柱在A股市场的一系列资本动作的开始。

  “各出”有因

  在业界看来,两位大佬一进一出,暗示着当年如火如荼的端游时代正式结束,手游进入资本继续推动的新世界。

  在盛大集团发布公开声明之前,记者从盛大游戏内部得知,尽管外界对陈天桥持股有种种猜测,“实际陈总已经抽身”。而目前的盛大游戏管理团队多为当年陈家旧部,来自内部的解释是,“陈总离场前对旧部的交代与安排”。据了解,盛大游戏已经开始物色新的办公场地,不日将搬出盛大,与盛大集团“撇清”关系。

   (特别关注:1月25日,问理财手机APP发布的理财服务信息中涉及的中路股份(600818)盘中股价最低36.59元,26日股价最高41元,两天涨幅超10%。同时,1月22日,世纪瑞尔(300150),当天盘中股价最低10.89元,1月25日(周一),股价最高12.36元,两个交易日涨幅超12%。如有投资问题可关注问理财微信账号:asklicai或咨询Q:2926932337。)

  而重回游戏世界的史玉柱却表现出雷厉风行的一面。据记者了解,在2015年8月巨人员工大会上,史玉柱就表现出了回归迹象,称过去几个月与马云一起探讨公司架构问题。“不能用固定的眼光看老史,他的退出和复出也不是突发奇想,已经酝酿了有一段时间。”据接近史玉柱的人士透露,巨人完成美国上市之后,2007年开始史玉柱就逐渐淡出游戏业务,很少直接插手管理,直到2013年在桂林正式宣布退休,中间也酝酿了六七年的时间。而在老史退休的这两年来,整个互联网、游戏行业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正逢游戏公司私有化回归A股,老史自身也发生了变化。

  在业内看来,身为巨人网络创始人,老史回归则有“复兴”巨人的意味。据公开财报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5年1~9月份,巨人网络营业收入分别为24.87亿元、23.39亿元和15.48亿元。净利则分别为13.1亿元、11.59亿元,以及2015年前9个月的2.179亿元;巨人网络将利润递减的原因解释为,为私有化股票回购而向股东进行大额分红等原因。但业内人士则认为,与巨人向手游转型并不那么顺利有关,营收上还体现吃《征途》系列的老本。巨人目前上线的两款主打手游产品《征途口袋版》和《大主宰》,截至2015年9月30日,合计收入3.54亿元,占同期营收22.87%,而《征途》和《征途 2》累计收入确认为59.83亿元,占期间巨人网络总收入86.44亿元的比例69.22%。

  “以《征途口袋版》为例,2014年12月上线运营,截至2015年9月30日,总计流水为4.1亿元,实际营收2.1亿元。也就是说,这款产品的月流水平均为4000万元,这个成绩在目前的手游产品当中只能算是中游。”皮丘电竞创始人丁鹏分析认为。

  2013年即开始投资手游的成绩单显然算不上好,急需摆脱《征途》依赖症的巨人显然需要在手游上创造爆款,这很可能也是推动史玉柱回归的直接原因。

  资本伏笔

  在2013年桂林那次著名的退休中,史玉柱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曾表态,在先后涉足的保健品、网络游戏和金融投资三大块业务中“网络游戏最重要,毕竟是自己从头开始干起来的”。

  现在史玉柱回来,首先向公司一些显而易见的症结开刀。从目前公开的消息看,史玉柱已经完成了管理架构的调整,巨人正在逐渐实现扁平化进化。目前巨人设立了约十个研发工作室,由纪学锋、丁国强、彭程等多名老将出马,担纲独立制作人。“这种内部手术只有老史自己亲自下手”。一巨人前员工向记者证实,之前知乎上的爆料帖也不无道理:“公司采取分公司的形式划分项目,出发点是好的,但必然导致短视。分公司的Boss关心能从市场上拿到多少,而不会关心整个公司的长远利益。”

  为了激发内部创新,史玉柱不惜下猛药。在2015年的巨人年会上,他明确表态:“公司唯一的出路是研发出精品手游。谁研发出精品,公司就给该项目责任人发奖金发股票,使你身价过亿。如果公司奖励没过亿,我个人给你补齐。”“这样做应该会起一定作用,老史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尤其有他个人做担保。”一巨人的内部员工表示,对于长期加班、气氛沉闷的团队来说,老史的回归确实是一剂强心针。

  当然史玉柱的回归不光是调整与撒钱那么简单,史玉柱的不同在于他更喜欢下沉,聚焦产品。如果说陈天桥像一个战略家,喜欢制定策略、发号施令,史玉柱则更像一个产品经理,注重消费者体验,反复打磨产品是他的长项。当年研发《征途》,史玉柱每天都在里面玩,平均15个小时在游戏里待着。玩的时候发现哪儿不好,连夜就把技术人员叫起来改。而在此之前,他也在微博上自爆,“长腿欧巴一天要玩五小时手游”。以史玉柱对产品的关注度与动手能力,不排除自己亲自带项目研发产品的可能,在业内人士看来,史玉柱的回归,更意味着一个“可怕”的产品经理的回归。

  不过将史玉柱简单定义为产品经理显然不全面,主导巨人力攻手游的背后,史玉柱的财富帝国在过去的三年间也持续扩张,横跨游戏、保健品、能源和金融等四大领域。而现任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在过去的三年间,史玉柱从未停止在保险、金融与能源三大版图上的深耕细作。“不能将史玉柱在游戏产业的回归孤立来看,伴随巨人网络的借壳回归,史玉柱在 A股市场系列动作或许只是开始。”资本层面的人士如是认为。

  而以史玉柱的号召力与人脉,很难单纯地做游戏就是做游戏。以之前世纪游轮在深交所公布与巨人网络的重组预案显示,在预案披露的股东结构中,除以史玉柱为实际控制人的兰麟投资外,还出现了云锋基金、弘毅创领、鼎晖孚远等财团的身影。重组完成后,云锋占股9%,弘毅占股6.92%,吴尚志的鼎晖合计占股13.84%,三者均成为此次巨人借壳上市的参投者和主要股东。云锋基金是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聚众传媒创始人虞锋等人发起创立的私募基金;弘毅创领是由弘毅投资注册成立,而弘毅投资则是联想控股旗下的投资基金,柳传志是联想控股的董事长。巨人网络方面曾透露,马云、柳传志、吴尚志等人,将在巨人网络打造“A股网游航母”的计划中有所动作。

  在一次巨人网络的内部会议中,史玉柱曾就过去两年多接班人的成绩,做了一个中肯的评价:“过去两年巨人并不是做得不好。”但是据熟悉老史的内部人士透露,只是没有达到老史想要的想象空间。做事的成效与高度往往取决于领袖人物的高度,“是不是老史亲自上阵,区别还是很大的”。

  上海滩的游戏界之前有个传闻,史玉柱挖角了陈天桥的团队做成了巨人的成名作《征途》。如今不论是非,陈天桥选择离场,史玉柱还打算继续混游戏圈。(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文标签:史玉柱
上一篇:农行中信爆发票据大案 票据监管风暴或将来袭
下一篇:华锐风电预测2015年巨亏45亿 曝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