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理财
躺着赚钱的APP

  1. 首页
  2. 保险理财
  3. 险资频举牌活跃资本市场 控制权争夺战切忌全武行

险资频举牌活跃资本市场 控制权争夺战切忌全武行

1451485288721.png

  问理财1月9日讯 2015年的最后几天,全年在资本市场出尽风头的险资也依然没有闲着。不仅“老牌选手”宝能系、安邦系继续在增持万科A(24.43, 0.00, 0.00%),还有“举牌新秀”中融人寿横空出世,几天内接连举牌3家上市公司。据统计,在刚刚过去的2015年,至少有35家上市公司被险资举牌,十大险企参与其中(其中安邦系、阳光保险集团、人保系涉及多家保险公司)。以2015年12月31日的最新市值计算,举牌所涉标的共涉及市值超过2500亿元。根据中银国际2015年12月25日研究报告中的数据,这30多家险资举牌涉及金额超过1300亿元。而以2015年12月31日的最新总市值来计算,则险资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股份市值为2595亿元,远超过去几年的险资举牌规模。

  在金融领域,与银行和证券业相比,保险行业是相对不太被关注的领域,或者说是发展潜力最大的领域之一。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人均保险费用还很低,产品种类还比较单调,未来有巨大的增长潜力。由于前几年保险业的快速扩张,导致销售人员良莠不齐,“卖保险的”几乎成为一个贬义词。经过竞争和整顿,这些消极现象正逐渐退潮。现在,保险业对国民经济发展的作用越来越被重视。从行业本身看,保险业有特别明显的优势,那就是现金流充裕。大量的保费收入并不会被同时使用,沉淀下大量资金可供投资运作。因此,大企业对进入保险领域趋之若鹜,参股、控股、创办,数不胜数。另一方面,拥有资金优势的保险企业,又成为“资本输出”的重中之重,频频举牌收购优质公司便是明证。投资者对涉及保险行业的概念或投资行为应该予以注意。

  无产业基础转型麻烦多 仅凭炒作难成优质企业

  紧贴市场炮制的一张张滚烫的“画饼”,到头来却只不过是一杯杯苦酒。股票配资的浮华沉寂过后,给一些高杠杆配资者留下的,是账户穿仓,甚至连本金余额都无法按时追回的苦恼。投资者孙明(化名)就正在经历这样的尴尬。2015年4月,在A股这轮牛市轰然奔行之际,孙明以1:4的杠杆比例,在深圳柯塞威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柯塞威”)配资8000万元,不久就与股灾迎头相撞。和孙明有同样遭遇的配资者不在少数。目前至少仍有数十名投资者或配资业务代理人,在清仓后,至今未能要回余下的保证金或佣金。柯塞威拖欠未还的原因、资金流向等关键信息,都让这些客户们感到迷茫。2015年11月份清仓后,累计亏损近千万元之外,保证金、收益的余额部分也被柯塞威截留未还。

  匹凸匹(20.040, 0.00, 0.00%)是2015年最“知名”的公司之一,这家“彻底”转型的公司让市场猜不透,也曾经被监管层点名批评。传统产业向新兴产业转型,本来是好事,但在没有产业基础、没有转型条件的情况下,只能成为以转型为由头的恶意炒作。现在看,事情还没有那么简单,一些不为人知的隐情也逐渐暴露在阳光下。原来,柯塞威曾经是匹凸匹的全资子公司,2015年6月才转让给公司第二大股东。也就是说,在场外配资最为火爆的时候,该公司正是匹凸匹转型着力的主要方向之一,两家公司业务和高管层面的“紧密联系”,使外界尚无法对两者进行合理区分。虽然市场对匹凸匹互联网金融概念的炒作不断,但由于新业务方向不明,“转型”该向何处去仍是个大问题。从市场角度看,公司深度转型需要谨慎,需要做好各种准备;从投资者角度看,不能只看概念,只看炒作,而不顾企业发展的客观规律。

  银行行长卷款被抓获 屡遭骗局暴监管漏洞

  据报道,交通银行(6.030, 0.09, 1.52%)惠州麦地支行行长方少壮卷款潜逃被抓获,涉及金额达到十多亿元(立案金额约3亿元),方少壮于2011年11月潜逃,被公安部门网上通缉,2015年11月被惠阳公安部门抓获,关押在惠阳看守所。据了解,方少壮自1999年担任交通银行惠州麦地支行行长,直到2011年11月案发离开惠州潜逃,10多年的行长位置,得到不少商界老板和同行的信任,年轻有为获“美男子行长”之称。惠阳电商协会的法务人员称,协会会员陈女士(化名)的企业被方少壮害惨了,企业面临破产。2009年至2011年,时任交通银行惠州麦地支行行长的方少壮,以银行需要资金周转为由,给陈女士写下借条借据,前后借走2亿多元。在方少壮指令下,其中1个多亿分批次汇入陈树龙(惠州市茂源冷气净化工程有限公司法人、惠州市茂源科技有限公司法人)的企业对公账号,另1个亿分批次汇入方壮凯(方少壮堂弟、惠州市万烽实业有限公司股东)的个人账号。

  这是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案子。钱放在哪里最保险?社会上几乎可以肯定的答案是:放在银行最保险,不但保险,还有利息收入。但是事实告诉我们,钱放在银行也有风险,而且风险还不小。按理说,银行应该有非常严格的风险防控机制,有严格的监控手段,银行工作人员很难仅凭这个身份去骗取巨额资产。但是,这类事件一再出现,不由得让公众对银行的风险防控机制产生了怀疑。个别坏人固然可恶,但这类事件绝不能把责任完全推到个别坏人身上。毕竟,所有这类诈骗都是以银行的名义进行的,参与和谋划者也确实是银行工作人员。这说明,银行的内控体系还有大问题,银行的风控机制还有大问题,需要监管层和管理层尽快亡羊补牢。另一方面,在信用普遍缺失的情况下,银行的客户和用户也要多加警惕,多加防范,千万不要被高得离谱的利率或回报所迷惑。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也不会凭空掉馅饼。

  股权控制权争夺白热化 “全武行”打砸触法律红线

  2015年12月31日早间,山水水泥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母公司山水集团在济南的总部发生了一宗暴力事件。山水集团前任董事陈学师连同一群黑帮成员于2015年12月27日强行闯入总部,破坏办公室内的财物,并袭击山水集团的雇员,已向当地公安报案。有记者称获得的一段有关此次打砸事件的厂区监控视频显示,在12月27日凌晨5点27分左右,一群蓝色衣服装束人员手持钢管、木棒等从厂区大门结群走入,其后两辆小轿车一快一慢随后驶入。报道称,陈学师带领69人手持钢管,在办公楼区,陈学师还指使黑恶势力对全楼进行清场,打砸办公楼大门和传达室,大门玻璃全部被砸碎,随后将正在上班的化验室人员全部驱逐出办公楼。直到9点左右警方到场把打砸人员全部带走。有媒体称,打砸活动很可能是原股东方对于新股东争夺股权后的一次打击发泄。

  新老股东、大小股东出现矛盾甚至争执,在资本市场很正常,但是发展到暴力相见、流血冲突,实在罕见。一段时间以来,关于万科和宝能的股权争执,盘子要大得多,事件影响更震撼业界,但也没有“兵戎相见”的报道,只是在资本市场你来我往,在媒体和公众中引起争议。本来,资本市场就是法治的产物,股权变更就是在按照资本市场的游戏规则重新划分利益关系。任何利益关系的重新调整都会引发矛盾,有时甚至会出现相当激烈的不同见解,但都可在法治的轨道上解决。像这样不择手段、不计后果、完全按照黑社会的方式解决资本市场的问题,必然要遭到法律的严惩。有报道说,新老股东的明争暗斗也使得山水水泥困境更加严重。2015年上半年,山水水泥发生巨亏,公司实现营收50.64亿元,同比下降31.1%,实现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9.92亿元,而2014年同期盈利1.68亿元。对于这类行为,司法应尽快介入,此风决不可长。(来源:经济参考报)

本文标签:举牌
上一篇:关于2016年 这些保险大佬都说了啥?
下一篇:前海人寿再获股东增资40亿 偿付能力要求高
发表评论
问理财通行证 ×
热门标签» more
优秀理财师» 理财问答
今日话题more »
微信公众号
关注问理财官方微信

微信号:asklicai
1. 打开微信添加朋友功能
2. 搜索微信号“asklicai”即可关注